栏目导航

乐雷 户外照明 投光灯 户外灯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湖南公安厅原副厅贪贿案始末 曾被判无期徒刑

发布日期:2021-06-06 07: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13年5月17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了湖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杨建农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2010年9月29日,杨建农被湖南省纪委“双规”,此后,该案一直吸引着社会舆论的关注。一些媒体在报道中,一度将该案与一网帖《吏治腐败正气何在》联系在一起。杨被“双规”前,其妻陈玲已被警方带走。杨在申诉材料中称,陈指使他人对该帖进行了跟帖,并加入了新内容。因此,杨家人始终将此事视为“帖案”。

  出事前,杨建农曾对可能出问题的环节仔细作过推演,觉得自己没有问题。但从一审判决书所披露的情况看,他过于自信了。

  2013年2月5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杨建农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其收受贿赂997.29万元、贪污219.2万元,合计1216.49万元。此外,杨建农还被判犯有挪用公款罪。法院因此判杨建农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7年7月25日,他开了一个名为“静水深流”的博客,160多篇博文中,有些是他的摄影作品,有些是在抒发感想。

  9月25日,他在博客上发表最新一篇文章《飞鸿踏雪泥》,这篇博文后来被解读为颇有深意,里面的一些句子如“为什么一些人却不能以宽广仁爱之心去包容和善待自己的同类”,也反复被媒体引用。

  杨建农的儿子杨略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29日19时许,杨家人开始吃晚饭。有人敲门,一共来了5人,领头的一个走到饭桌前,掏出省纪委的工作证件,要杨建农跟他们走一趟。

  杨略功说,杨建农当时比较平静,只是问可不可以带包,要不要带换洗衣裳。对方说可以带包,不用带换洗衣服。杨略功为杨建农拿了一个小挎包,里面塞了几包烟。

  2010年9月30日18时,湖南省纪委和监察厅官网“三湘风纪网”发布消息:“近日,湖南省纪委对涉嫌严重违纪的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杨建农立案调查”。

  事实上,对于杨建农的被带走,其堂弟杨支柱早有预感。因为9月12日深夜,杨建农的妻子陈玲已经被长沙市警方带走。

  此前曾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副教授、后因超生被学院停课的杨支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陈玲被带走后,杨建农给他打电话,让他回长沙一趟,商量对策。

  杨支柱当时就觉得不妙,因为警方在带走陈玲并搜查其家时,杨建农正好于当日下午前往广州参加公安部亚运安保协调会议。

  “老婆被带走,家里被搜查,杨建农作为公安厅副厅长却没被告知,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杨支柱分析道。

  陈玲被带走的那天晚上,儿子和儿媳都在家。23时许,来了10多人,对杨家展开搜查,电脑、上网卡、硬盘、读卡器、U盘、MP4等物件被查抄。警方一直查抄到13日3时许,才将陈玲与查抄物品一起带走。

  警察走后,杨略功立即给杨建农打电线日清早,“心急如焚,彻夜不眠”的杨建农乘高铁返回长沙。

  2010年6月8日,一个注册账号为“进士江湖”的网民,在天涯杂谈上发表了题为《吏治腐败正气何在》的帖子。

  该帖指控湖南省公安厅腐败现象严重:“为了当官,男民警争相行贿,女民警进行性贿赂,大多数党委成员全然不顾干部的德能勤绩,谁的贿重票就投给谁。”同时称,“近十年来被提拔的干部有98%是贿选产生”。

  帖子还指称湖南省公安厅集资房和顺苑小区在开发建设过程中存在大量腐败问题,并将这些问题直指湖南省公安厅部分领导。

  目前,原帖已被删除,通过网上的缓存页显示,一个注册账号为“wpm123321”的人频频跟转此帖。

  由杨支柱提供的杨建农的一份申诉材料称:网帖被发现后,湖南省公安厅通过删除和封堵,使其未在更大范围扩散。

  然而,这份材料称,帖文传到公安厅主要领导后,公安厅召开全厅副处长以上干部会议,帖文中涉及对象在会上自证个人清白,对发帖者严厉谴责,发誓一定要严查重处发帖人员。会后,公安厅立即启动了针对发帖事件的立案侦查工作,由时任常务副厅长唐中元坐镇指挥,公安厅国保、技侦、经侦、纪检等部门以及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开福、高新区等公安分局有关警种组成专案组。

  2010年8月中旬,专案组认定张焱是相关帖子的参与人。知情人士介绍,张焱30多岁,2008年11月,她与陈玲等共同注册了湖南极致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

  8月中旬,张焱与丈夫准备乘飞机去云南旅游。在长沙黄花机场,已经上了飞机的两人被警方截下,带到长沙市开福区公安分局讯问。一份材料显示,张焱丈夫欧阳德志称,“在开福分局讯问期间,(警方)只字不提所谓经济违法问题,而是自始至终针对发帖事件讯问”。

  知情人还透露,正是张焱在朋友家用朋友的电脑对《吏治腐败正气何在》一帖进行了跟帖、转帖。

  杨建农在申诉材料中称,张焱被抓后,他追问妻子陈玲帖子是不是他们所为,“妻子陈玲十分后悔地告诉我,是她指使张焱对前帖进行了转帖并跟帖(帖子大部分内容为前帖内容),在跟帖中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

  知情人士分析,陈玲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杨建农当了多年副厅级干部,迟迟未能更进一步。

  陈玲被抓只是系列案的一环。 她被抄家带走的那天深夜,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冯伟林(因涉嫌受贿罪于2012年4月被移送检察机关)之妻、时任湖南省公安厅警务督察处副处级干部的易杏玲,也因经济问题被纪检部门抄家带走。

  在湖南极致科技有限公司的几次股权结构变更中,冯伟林之子冯沛然也曾持有股份。但知情人说,这家公司实际由陈玲和易杏玲控制,两人各占40%股份,张焱占20%。

  公司的3个股东全部被抓,更加深了杨家人对“帖案”的认定。但湖南省公安厅当时称,易杏玲涉及的是证券内幕交易案。

  知情人士透露,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所属的湖南高速集团曾有意进入赛迪传媒,在此过程中,易杏玲涉嫌获得内幕消息并由此进行操作,获利甚巨。

  2010年9月13日,从广州返回长沙的杨建农在被带走前的10多天,曾为妻子的事到处奔走。13日下午,作为湖南省纪委委员的他,去省纪委汇报和反映了发生在他和家人身上的事。16日,他又给湖南省主要领导写信。其间,他还奔走于公安厅的老领导之间,杨略功称,老领导纷纷表示要他相信组织。

  杨略功说,其余的时间,杨建农也去上班,但很早下班,回家后总待在电脑前,登录自己的博客,还在博客中写道:“有一首歌唱得真好,阳光总在风雨后。”

  2010年10月22日,《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篇题为《公安厅副厅长的“牢狱”之灾》的报道。3天后,湖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公开回应称报道失实。

  湖南省公安厅称,调查涉及杨建农、陈玲夫妇,源于2010年7月28日,公安部向湖南省公安厅下达了查处一起证券内幕交易案件的任务,并提交了中国证监会提供的参与内幕交易的名单,名单中有省公安厅副调研员易杏玲。8月,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在侦办张焱经济犯罪案件中,又发现其与易杏玲、陈玲共同经济犯罪的证据,并由此发现杨建农的“犯罪线索”。

  线索是:“杨建农利用职权为长沙市某房地产商在房地产开发中提供帮助,进行权钱交易开奖直播现场,受贿数百万元之巨等犯罪线索。”

  一个侧面显示了杨建农家庭财产之巨。杨建农喜欢摄影,有媒体报道称,见过其摄影器材的人说,“他的镜头应该价值上百万”。杨略功没有否认这一点,他也承认,家庭财产“一两千万是有的”。

  一审判决书认定,杨建农的许多摄影器材是别人送的,这些器材总价值达70余万元。

  粗略勾勒的杨家发家史是这样的:上世纪90年代初期,时任湖南省人民警察学校政治部主任的陈玲下海经商,合伙承包了湖南省警校的驾校,掘得第一桶金。当时,杨建农担任警校副校长。

  对于能承包驾校,杨略功称,当时机关干部下海,可以优先承包单位经营项目,并不需要关系。

  后来,陈玲又开过涂料厂,但杨家人称这个厂做得不太成功。1992年2月,杨建农调任湖南省公安厅担任行财管理处副处长,1993年6月升任处长。其间,陈玲又和杨建农的二弟合作,在湖南省公安厅附近开了家“银剑典当行”。

  此后,陈玲与杨建农二弟又以民营资本身份进军公交行业,先是承包了拉萨市公交公司的线路运营权,后来又进入广西,承包了广西钦州市公交公司的线路运营权。

  而在此期间,从1997年1月开始,杨建农又先后担任湖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直到2002年11月转任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纪委书记。2008年12月,杨建农成为公安厅副厅长。

  按照相关规定,在职正副地厅级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不准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

  在外人看来,虽然有避嫌之举,但杨建农家人的每一步商业动作,都与他的仕途变迁相匹配,由此也引来了不少非议。

  但杨家人对家庭财产来源却颇有自信。2010年9月底,在杨建农出事后不久,杨略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这些财产都能说明来源,并举出多项理由表示不认为杨建农夫妇有贪污受贿的必要。

  对于为长沙市某房地产商提供帮助一事,杨家人说,该处房产是指在长沙市中心曙光路与桂花路交界处的一处门面房,面积500多平方米,目前市面价格每平方米约两万元,而其于2008年初买入的价格每平方米不到7000元。

  杨略功说,他问过杨建农,杨说这个门面房确实是找熟人打折买到的,但没有发生过权钱交易,并称跟开发此处门面房的开发商一点都不熟,饭都没吃过一顿。

  一审宣判后,杨建农不服,向湖南省高院提起上诉。这一次,只有《法治周末》等极少数媒体作了报道,案件的详情才开始为外界所了解。

  据参加二审庭审的人士称,对检方指控其收受贿赂的款项,杨建农作了部分承认。

  “案卷多达一麻袋。”杨支柱说,“不能说完全没问题,但在我看来,不会有一审判决那么多。严格以党纪国法来衡量,杨建农涉嫌受贿20多万元,违纪、违法所得几百万元。”

  杨建农生于1955年6月,比杨支柱大了10多岁。资料显示,1982年1月,27岁的杨建农调入湖南省人民警察学校任教,从此一直在警界工作。

  从案卷上看,跟杨保持利益纠葛时间最长的是王建毅,王原本是杨建农在湖南省警校的同事,1989年调离该校并下海经商。一审认定,早期,杨给了王部分业务,让他办理公安厅行财处呈报公安部办理罚没手续经营走私罚没车业务。2007年8月,杨建农又利用其担任公安厅纪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王建毅承揽到湖南省公安厅宿舍楼工程。

  一审判决认定,在1995年至2007年的10多年时间里,杨建农与王建毅共同合作发财,并先后收得王建毅送来的104万元。

  杨支柱介绍,王建毅与杨建农来往多年,在湖南省警校时就是同事和密友,“但是杨建农在给王建毅帮忙时有多次是丧失原则的,存在明显利用职权为王建毅个人谋利的问题,他自己也意识到王建毅给他大笔送钱,是因为通过他利用职权帮忙而获利甚多”。

  但杨支柱认为,被法院认定的104万元贿款中,王建毅存入自己账户交杨建农炒股的30万元人民币应当扣除。“虽然王建毅说这钱是送给杨建农的,但杨建农自始至终都说赚了一人一半,而且杨建农掌握的只是交易密码,修改后也告诉了王建毅,他控制的只是股票买卖。股票资金在法律上的归属和事实上的控制从来都属于王建毅,认定杨建农占有了王建毅30万股票本金明显不符合事实。”

  一审判决显示,杨建农喜欢摄影,有不少人因此投其所好。如郴州市某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某从2000年起,就开始以拜年为名到杨建农的家中或办公室给他“送钱”。杨建农则先后帮曹某打招呼,让他顺利地承揽到郴州市咪表等交通设施建设项目,以及帮助他解决矿山经营中遇到的治安问题等。

  为了感谢杨建农的帮助,曹某先后送给杨建农9万元。2006年的一天,杨建农在一家摄影器材店购买了一部价值24万元的哈苏数码相机,曹某帮他支付了10万元的相机货款。

  2005年,广东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托人从德国购买了三个镜头共价值8.25万元,送给了杨建农。此外,杨建农还收受了湖南一家高速公路开发公司总经理送的价值8.2万元的佳能镜头一个,以及湖南一家工程担保公司副董事长送的一台价值18.8万元的莱卡S2单反相机。

  杨建农还被认定收受过一笔来自赌场老板的百万元贿款。据《法治周末》报道,2004年8月,广西商人兰丹邀请杨建农一家去越南旅游,住在越南一家酒店。该酒店董事长让兰丹从皇家赌场的佣金中拿出一部分送给杨建农,以求得今后杨建农对其在湖南的赌球和地下六合彩活动给予关照。后来,兰丹从越南赌场的佣金中拿出100万元港币,送给了杨建农的妻子陈玲。2005年年底,兰丹打陈玲电话联系到杨建农,告知有台湾朋友在湖南从事地下六合彩活动,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要杨建农打招呼关照,时任省公安厅纪委书记的杨建农马上给该市公安局负责人打去了电话。

  杨建农被认定的贪污款项中,有一笔高达193万元。1996年12月10日,湖南省公安厅所属的京华公司转款193万元至“金鹰典当行”账号,该账号于1997年3月27日转款至银剑实业公司,银剑实业公司由杨建农妻子陈玲控制,法院认定这笔钱最后没有归还。

  杨支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从案卷来看,公诉机关对杨建农的指控时间跨度大且十分庞杂,从杨建农担任湖南省公安厅行财处处长到副厅长的15年间,他被指控在经营罚没车、案件处理、车辆上牌、承揽工程等多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因此获得了大量个人利益。

  他认为,从案卷来看,有些一审认定的犯罪事实,因情况十分复杂,且年头久远、当事人及证人记忆容易出现偏差,所以认定得比较牵强,二审的庭审应该也是围绕这些疑点展开的。

  据了解,另案处理的杨建农妻子陈玲,被法院认定共同收受21.83万元,加上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广西质监局官员受贿百万获刑 曾被曝性爱照片2013.05.28

  山东原副省长黄胜受贿千余万 一审获无期徒刑2013.05.03

  陕西农机局原局长受贿百余万 称权力失去监督2013.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