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乐雷 户外照明 投光灯 户外灯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
乐雷

当前位置:主页 > 乐雷 >

五四活动102周年,跟港大学生谈判谈“爱国与民主”

发布日期:2021-05-09 20:50   来源:未知   阅读:

这是《香港一日》的第632期

“五四”102周年 香港青年应思考作甚“民主”?

昨天(4日)是五四活动102周年留念日。香港大学毕业生联席在当天发表声明,指出我国的学生运动,一贯都具“爱国”传统,素来没有以“决裂国家,主意港独”为主旨,并称香港大学学生会曾堪称学界的风向标,亦一向站稳中国人的态度。在成立的一百多年来,其行为都秉持“港大为中国而立”的初心,并代表广泛港大学生对民族自强、民族尊严和公正正义的憧憬。

惋惜近年来,港大学生会背弃先辈的尽力,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断定毛病,和“港独”权势狐群狗党,誓不两立,在“去中国化”、暴力、侵害国家安全与好处的过错途径上越走越远。港大毕业生联席申明强调,港大学生会应洗心革面,误入歧途,重拾创校的初心,审阅本身的理念与举动,制订明白纲要与指引,确保日后学生会无冲撞香港国安法与其余法律的风险,并冀望学生会能从新动身,再次为港大学生及香港社会施展应有的奉献。

港大毕业生联席声明正值“五四”,因而意思更加不同。在昨天的《香港一日》中,已重点阐述了“五四运动首先是一场爱国运动”,指出港大学生在五四运动期间并未缺席,且爱国本应就是港大的历史传统,本应是港大学生的本质,而在今天的文章中,将着重论述五四精神的另一症结词——民主。

事实上,“民主”和“爱国”一样,始终都是诠释五四精力的要害词,但这两个并非抵触对峙体的事物,却在香港的语境中,因意识状态而不断对破。《香港01》引述香港城市大学中文及历史系副教学陈学然的观点表现,细察香港人在不同时代如何诠释五四,可以看出人们对国族身份认同感的改变。

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为止,香港主流纪念“五四”的主题和立场虽有所变更,但不变的是这些纪念都没有脱离中国的语境。如上世纪20年代的休戚与共,心系家国;30年代的抗日救国,5、60年代的“建设文化的中国”,70年代的反思香港社会、关心国家建设等。

然而这种建基于对中国的认同与关心,步入80年代后逐步消减,甚至香港青年的关注焦点更多在于香港自身的运气,更趋于强调民主、自由、人权,并以此去批评、排挤国家的思维言说,进而导致香港“五四”与国家话语的脱轨。

而香港民间强调“民主”和官方层面强调“爱国”的张力,在香港回归之落后一步连续和加大。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传授暨中国哲学与文明研讨核心副主任郑宗义还认为,“民主”与“爱国”的对立既造成了民间与官方话语的切割,也造成了站于“民主”旗号之下的民间的切割。

因此有察看指,当香港前程问题在80年代被提上日程时,“民主”也成为香港和内地对“五四”话语脱轨、对立的开始,甚至是两地关联、身份认同转变的开端。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曾在文章中提出:“在香港(当时)的政治环境里,没有人可以既爱国、又爱民主”。独一无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亦指出:“你的爱国,我的民主,成为香港政治生态中油水难融的长久裂缝。”

田飞龙进一步指出,香港回归以来,政改在本地等同于普选,这也是“民主回归论”的内核。“普选民主”形成一条枯燥的诉求线索。这一线索拒绝懂得“一国”,谢绝国家平安与公民教导,将“民主”武器化,作为抗衡国度体系甚至支援西方反华策略的一种技巧手腕。从非法“占中”到修例风波,“民主”的兵器化用到了极致。一种“不爱国的民主”正在香港以狂飙突进的方法侵蚀“一国两制”底线和制度保险。这超越了“一国两制”的初心范围跟轨制极限,构成推翻性政治危险。而乱港分子为达所谓“民主”之义,不惜黑暴守法。

陈学然以为,“民主”是能够和“爱国”接轨的,也是目前香港应该努力的方向,“本地良多时候拿民主来反抗中共,变成反对国家,我感到不应当这样。民主和爱国实在不抵触,你寻求民主也是为了将来建设更好的中国。”

事实上,五四精神的本质,就是为实现中华民族巨大振兴的中国梦而斗争。

港大学生会候选会长:不会主动举办有违法风险的活动

而面对香港大学日前与学生会“割席”,不再为学生会收取会员用度、不再为其供给财务管理服务、收回会址及其他设施的治理权,港大学生会候选“内阁”“薪燧”在4日及5日持续两天的补选征询大会上表示,“会想尽所有措施与校方沟通,努力守护学生会大楼。”

候选会长郭永皓在回应发问时指,港大学生会有关怀社会职责,倘入选后会持续代表港大学生就重大社会议题发声,但强调须在法律风险及舆论自在中取均衡,尽量低调处置外务,不会自动举行有违法风险的运动。

但他又说,“内阁”着重本土主义,以香港为本位,冀望香港发展有别于其他国家的历史观、身份认同及政治体制。他称,“港大应为香港而立,不管是学校政策或投放资源都应以香港为本位,国际上不应过火侧重于中国,而学生的社会角色包含推广社会文化及坚固港人身份认同。”

应该说,郭永皓的此番言明“不会主动举办有违法风险的活动”,强调“须在法律风险及言论自由中取平衡”,是一番识时务的表态。但他话锋一转又称“内阁”侧重本土主义,并有意将“香港”与“中国”割裂或对立,其居心不言自明,可以说,又是一种在底线边沿猖狂试探的表示。

假如再回归到五四运动自身,“五四”精神给予人们的,是一种坚持感性思考、追求独立人格的力气。而理性与独立,源于各方进行有效的探讨后独特做出更好的抉择,而毫不长短黑即白、二元对立、立场先行。

但近年来,小到港大学生会组织谋划的一系列活动,大到香港社会暴发的社会活动,之所以说与“民主”本身相去甚远,其中的一个主要起因,就是将理性彻底破碎,反而求诸非理性甚至是非法暴力的手段,却想要图一个“民主”的终局。

这,就是典范的刻舟求剑,背道而驰。

林卓廷终止民事控诉警务处处长邓炳强

目前因“初选”案被还押的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决定,终止就“元朗7·21事件”民事控告警务处处长邓炳强。

林卓廷的代表庄荣辉在今天(5日)的记者会上引述林的话指,咨询过法律看法和其他8名被告人的志愿后,决议终止民事索偿。身兼律师团成员的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则称,“团队有3名大律师,案件有公道胜算机遇,但代表警务处的律政司有资深大律师坐镇,加上排期至少至1年后处理,若败诉须抵偿大笔诉讼费,林已心力交瘁,固然对撤控觉得十分遗憾,但支撑他的决定。”

何俊仁还说,明白懂得林卓廷的性情,后者不会受任何压力而撤销控告,强调他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

但了解事件经由的人都晓得,林卓廷控告邓炳强,本就是一出彻头彻尾的闹剧,是碰瓷,更是作秀。

在“7·21元朗事件”前,林卓廷在元朗地铁站闸机内一直以粗口挑战白衣人,同时让歹徒用手持灭火筒和消防管向闸外的白衣人喷洒,闸外白衣人被迫回击。事后,林卓廷奇妙应用这一事件,伙同反动派传媒丑化暴徒,粉饰自己当时寻衅的恶劣行动,骗取不明本相的大众同情。

现在,林卓廷撤控,显然就是“作秀无人看,空留一身骚”。值得一提的是,3月底才宣告辞去区议员职务的林卓廷,周一(3日)又发布辞去民主党副主席一职,被网友讥嘲“还有什么职务未辞?赶紧辞掉啦!”同天,另一“揽炒派”区议员李轩朗发声明称,自己已分开香港,但仍叫嚷本人将通过写作或其他幕后的情势继承“搞事”。

可见,“揽炒派”已溃不成军,大有树倒猢狲散之势,但不论是辞任政党要职,要是流亡海外,其实质仍然不是真心悔改,只不外是大打悲情牌,想以此换取或者回避法律制裁。

起源:深圳卫视